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花苑主—文学天使

吸日月精华,自比形于天地;怀河山气概,会独步于古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〈转贴〉林夕:风会继续吹  

2011-10-16 22:50:20|  分类: 哥哥风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天是9月12日,我是林夕,我想先祝哥哥生日快乐!我记得哥哥每年生日呢,说起来都好厉害的,有点大老倌的气概,专门在一间超级豪华的酒店的一个宴会厅,铁定的了,会把他所有的好朋友都请去。那时候的我比现在害羞,那些人除了牌搭子以外我又不是很认识,所以我一定要搜寻到一只艇才可以。因为你知道啦,哥哥是万人迷来的,那他生日很多人围着他的。我这样的小孩后辈,(没资格/不能)走近他,只能是说声生日快乐。
但哥哥是会照顾到每一桌的,所以后来多去几次,我发现不用害怕的,迟早都会轮到我的。走过来和你聊一下天,很开心的!我记得有一年,他喝醉了。哇,整个人所说的话好刺激的,论尽这个乐坛和媒体的不好处。不过这些我不敢再复述,不敢代为复述。他这个人真是大胆到什么都敢说出来的。我当时就劝他:“哇,你在这里说好了,你喝多了说说就算了,千万不要率性而为,小心啊!”
哥哥说:“我还有什么要怕,要小心的?!”
那时他是喝醉了,当然说不用怕不小心。这个世界,真的是要小心的。你醉酒清醒过来的时候,出去对付那些记者的时候,不用太大胆啊。
生日会是没有dress coat的,不过我知道那是哥哥的生日会,我就尽量尊重他和我的交情,所以我没有穿得特别漂亮地去。至于哥哥自己呢,就穿得漂亮得不行。如果他不穿成这样,可能会更加漂亮呢!
我第一次认识哥哥,很多谢倪震做的介绍——所以我才跟倪震这么好,主要目的是为了张国荣。
那时反而不是我去他家拜侯他(哥哥),因为他不是老人家,我才是老人家,他来拜侯我的。当时我在屋子里迎接他,那天是星期天下午,我这里不是在夸张。大家在戏里看得多了这样的镜头,他的戏看得多了,类似的那些姿势,原来真的象真人一样:一部红色的BENZ跑车,敞蓬的,他一个人开,fung的一声就停在楼下。这个镜头,我这辈子都记得,太帅了,竟帅成这个样子。上楼进到我的屋子里,看见就说“哗,你的屋子这么“小”,我说“小是小点”,他就说“不对,房子小成这个样子,怎么住啊”。那个时候我才觉得房子小,所以我有点怨恨他,为什么你要提醒我呢,房子真的是很小,很难放得下东西,可能那个时候我还没有那么多东西。
然后我去了他家,就发现,哗,好大啊!他的那个房子,现在不怕说(地址)了,在浅水湾保华大厦,是一个三复式,觉得好大啊!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发觉有一件事很好笑。就是看楼盘是我的习惯,这个习惯都是因为张国荣(的缘故)养成的。回头看保华大厦,其实是为了什么呢?其实是为了去住一住哥哥住过的大厦,其实是有那么一点……。之后我再去看保华大厦,又觉得不是很大的样子,证明人是会长大的。
其实我对于屋子环境要漂亮,或者家私,对生活的要求,一切美艺的培养,好多都是从哥哥那里来的。
我第一首帮哥哥填的歌是《妄想》。现在回来听,不如不要听,因为填得实在太差了,但那时我很开心,很尽力,当时我实在未成熟,不懂得如何写一首可以叫喊的歌,不懂得哪里要跳出来,尤其是快歌,“太妄想”这样,我现在有的知识知道,那个“妄”字的鼻音是不适合去叫喊的,但当时听又不觉得,唱得很好啊,“太妄想”这样。他第一首找我的就是这一首,不记得是欧丁玉还是他早我写,我不知道为什么,《妄想》写得这么不理想,真的是我的妄想来的,但为什么他会再找我写第二首歌《无需要太多》,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。
第二首就成熟了点,那年已经是1987年年底,《无需要太多》,我觉得自己成熟了点,可能那时的我已经了解真正的感情是什么。
我很记得有一个访问,就是当年《追》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主题曲,接受访问,有记者问我:“觉得哥哥唱得怎么样?”我不知道,也没有想过,我这个人平时不怎么想东西,我就说,突然就说四个字,这四个字真是天赐,就是“举重若轻”。许多年之后,在另一篇文章写过,“唱歌若唱到举重若轻是非常难的”。“举重若轻”是说你要很用力去做一样事情,但你却能让别人觉得你没有用力,这是最难的。在唱歌方面也是一样,其实没有多少人知道,唱气音比唱真声叫喊出来的效果还要消耗气力。“无需要太多”凡是高音位都是气若柔丝,气若柔丝得来又不是完全软绵绵的,我由此认识到呐喊与激昂的分别,激昂不一定需要叫啊喊啊的唱。



〈转贴〉林夕:风会继续吹 - 文学天使 - 桃花苑主—文学天使

2




2011-10-13 13:49
回复



〈转贴〉林夕:风会继续吹 - 文学天使 - 桃花苑主—文学天使
Leslie我的最爱
21位粉丝
核心会员
6

2楼


《无需要太多》之后,我就觉得张国荣会充分信任我了,因为他说很喜欢,既然很喜欢就行了,又可以去拜访他的浅水湾豪宅,所以我就开始很放肆,我这个人有个很“衰”的地方,一放肆,就会为所欲为,可以交出最好的作品。
但其实很可惜,《无需要太多》合作之后,跟着下来,同他合作已经到了《侧面》,写完《侧面》,收到一个消息,让我很不开心,就是他要退休了,更不开心的是:你要退休都不告诉我,是怎么把我当朋友的呢?
我在他的退休演唱会,听到他唱《明星》的时候,就哭得很厉害,我哭的时候是觉得为什么无端端好好的,这么年轻,33岁,33场,为什么要砌到这么齐整整的,我觉得不需要这样,既然唱得这么好,为什么要这么做(退休)呢
倪震开车接我离开,在车里,他说“别哭啦,别哭啦!”但倪震还在车里还播着他退休之前翻唱别人的歌那张唱片(SALUTE大碟)里的《明星》,明摆着是捉弄我嘛!
实我在那个时候都很明白一个人要在他最高峰的时候how to step down beautifully,是很艰难的决定,我一直都知道他想做出一个山口百惠的决定,但对我来说,我是不同意的。
幸而哥哥是一个艺术家,其实也不是没有人叫我不如封笔不要写词了,下台下得漂亮,趁最高峰的时候下去。我的反驳是,作为一个艺术家,他一定会做到死为止的,或做到连自己都觉得没能力为止。
幸而哥哥真的是一个艺术家,他真的喜欢唱歌,他真的喜欢舞台,所以他不介意再出来唱歌。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说他“姣婆唔守得寡(耐不住寂寞)”,如果我知道是谁讲的,我会一辈子追杀他,因为他完全不明白什么是艺术。
张国荣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做每一件事都一丝不苟,为了拍好一个MV,带了30多套衣服去试造型,为了对艺术的坚持,有一次更加因为一些传媒的井底之蛙态度而大发雷霆。
选一个形容词形容哥哥,我同大家一样,一定跳不开(那些词),因为真人都是一样:“公子哥儿”,“十二少”!
我见他有一次真是很生气,生气到……啊,“公子哥儿”又不会愤怒成那个样子,他做大热演唱会的时候,我觉得他的大热演唱会,是一个划时代的演唱会,他披很长的头发,红色高跟鞋(林夕可能混淆了97、2000两个演唱会),唱大热的时候,下边有一大大的风扇,将头发吹起,他生气在大多数传媒的评语都是衣服“妖”。“妖”那时已经不是一个罪来的,说他太过什么了。他在心里憋了很久,终于有一次在我面前发了出来,“这些这样的媒体……”,他骂得很厉害,后来终于接受了我建议的另一本比较中肯的杂志的访问,然后他说:“如果再这样搞下去,香港不会懂得欣赏一些艺人做的东西,我自己不要紧,我今天做的东西,能有多大胆,我请了一个外国的名设计师来,你来这么写,弄得那位名设计师放话说以后不帮香港艺人设计啦!其实是香港的损失。”媒体只会破坏,不懂得欣赏的时候,只懂得阻止我们的进步,或甚至会出现一个流行音乐界的梅兰芳(的可能)。
当时做《红》这张碟的时候,我是完全没有意识过,有首歌,原来是哥哥的歌迷很喜欢的。在卡拉OK很多人唱的,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每次去都要唱这首歌,都不是不烦的,就是《怪你过分美丽》。为什么我要填这个题目呢,就是到我写个hood line哆哆 哆啦 哆啦,我已经想到这几个字,因为我实在是真心的,真的怪他过分美丽,哪里有人这么漂亮的,黄霑赞张国荣“眉目如画”,黄霑的朋友,所谓“赞人无一漏网”的倪匡,同样赞他“眉目如画”,两大高人都赞他“眉目如画”,我怎么就不能写一个更加厉害的《怪你过分美丽》?
香港的人口据闻有百分之一是同性恋,但是有几个艺人明说自己是同性恋?我问过哥哥为什么你不勇敢地走出来,外国的Elton John都这样啦,还很风骚地带很多不同颜色的眼镜,比苏永康还多,但他回答我:“我不喜欢在记者逼问之下说出来,我自有我的分寸!”我有次看他的演唱会,他公开送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给Daffy,我真是又看到哭起来,虽然要我哭其实不难,但是我的眼泪其实就不是那么廉价,但是那次呢,哭得比我想像只中更厉害。



2011-10-13 13:49
回复



〈转贴〉林夕:风会继续吹 - 文学天使 - 桃花苑主—文学天使
Leslie我的最爱
21位粉丝
核心会员
6

3楼


我觉得一个艺人从衣柜里走出来,在香港有没有勇气呢?有,更从衣柜走出来的市民或普罗百姓,那当然有啦!问题是,哥哥由衣柜走出来,拖着Daffy的手走出来,其实他已经示范了一对最完美的情人。能得到大家都祝福的,是很少有的,而事后得到的反应,是很多歌迷都祝福他们,甚至普通市民,我不知道他们对性趋向的看法如何,但是他们都祝福的时候,我觉得哥哥这个勇敢的行为,其实可能间接造就了很多gay couple有胆量面对群众,同有胆量面对家人。
我曾经试过同张国荣录音,他录了两三次之后就说可以了,当时我没有什么经验,其实是有,有一点,但没试过同张国荣这样的巨星,以前多数同那些不是很懂唱歌的人录,他录了两三次就说可以了,这么快就收工,很难下台的!(既然)已经订了(录音室),我就说不如试一下有没有其他的方式,他就说“这个就是好的啦,再录下去,就不同啦,你要多少都有”,因为他已经做过功课了。
另外有一次,Alvin(应该是梁荣峻)帮他录音,我就去看他录音,有一句很高音,真是很高音,我记得是高音“so”来的,要喊的,Alvin就说要转一下key,结果他进去说试一下,一声,Alvin就很开心,哗,可以喔,甚至这个就已经可以用了!他(哥哥)走出来就说“这个当然不行啦,试的又怎么可以呢,这次来个真的给你看一下啦!”然后他又进去再试,果然那句又真的能喊出来,到了那个音,的确效果对比很明显。那首歌叫做《Dreaming》。
我这辈子最光荣的一件事是帮张国荣写了一首割,名字叫《我》,有广东版,有国语版,国语版还可以传到内地呢。这首歌很好笑的,这首歌只有一个交代:“喂,你有没有看过一出戏,叫作《假凤虚凰》没有?”我说看过,怎么?“意思就是‘I am what I am’”。我说“这样啊,好,你等我来啦”“你知不知道写什么啊?”“哦,你想写gay吖嘛!知道你威风,很骄傲的!行,象你一样骄傲!”写完之后,他很喜欢,很喜欢!我不是有自卑感的人,但是他实在是一个太巨的星了。后来有个访问中他讲收到我的歌词,很开心。他觉得很光荣,这一辈子认识到我这个知心的朋友,我看完,那个时候他已经走了,我看完之后,我那个时候才很有把握,他的确当我是一个朋友!
在这里, 我要同大家分享我为leslie 做的最后一件事. 就系再写下一些文字:
“文字已不足表达我们这个名牌, 我们听见的, 我们看见的, 我们认识的, 我们以为的, 我们幻想的, 都已经成为永恒的集体回忆. 这是一个孤独少年成长的故事, 力争上游的故事, 锋芒闪耀的故事,选择平静生活或天生我才不忍浪费的矛盾故事。如露如电、如幻如花的张国荣,在万人注目下一直流动如风。散聚有时,风光无限。感激完美主义者哥哥为我们吹遍千娇百媚的风潮。有空气就会有风,风会继续吹。”
此时此刻, 有谁共鸣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