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桃花苑主—文学天使

吸日月精华,自比形于天地;怀河山气概,会独步于古今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〈转贴〉主题:英达回忆张国荣:他是个绵里藏针的男人  

2011-10-16 13:46:33|  分类: 哥哥风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与大多数张国荣曾经的合作者一样,英达不太情愿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:“人都那样了,我们还出来说什么呀……” 

  1992年,在《霸王别姬》剧组,张国荣担纲主角“虞姬”,英达出演“那坤”。 

  那时张国荣的普通话不太好,平时最喜欢跟在国外生活过的英达用英文交谈。 


  由于导演陈凯歌精益求精,剧组一天只能拍摄几个或十几个镜头,这也给张国荣和英达提供了相当充裕的闲聊时间。 

  细腻如发丝 

  “正如外界说的,张国荣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。”英达回忆说,自己当时还只是个小有名气的演员,但热心的张国荣给过他不少表演上的建议。比如,英达特意给自己的角色设计了个习惯性动作———不时用右手拧自己的鬓发。张国荣发觉之后,称赞这个细节设计得好之余,提醒英达不要做得太多,免得影响观众的注意力。 

  当时《霸王别姬》演主角的个个是大腕,巩俐啊张丰毅啊,但就数张国荣的信最多。英达眼看着张国荣每天都能收到一堆一堆的影迷歌迷来信,按捺不住的好奇:“我暗暗纳闷:他看得过来吗?有次看了一封,发觉是封感谢信,一北京二中的学生寄来的,信上写着:我的某某同学是张国荣的崇 

  拜者,特别希望张国荣能来参加她的生日聚会,结果张国荣在当天寄去了一张生日贺卡……我们都无比激动等等。” 

  第二年导演《我爱我家》时,英达根据这个细节特意设计了一集剧情:小女主角贾圆圆是张国荣的歌迷,在自己生日那天真的盼来了张国荣……在英达的邀请下,张国荣欣然同意带自己的经纪人过来共同出场。不料拍摄当天,剧组另一个主要演员临时跑去石家庄有事,已来北京的张国荣等不及要回香港拍戏。无奈,他临行前最后建议英达多请一个演员,扮作他的经纪人亮相补场。 

  强硬如钢针 

  “但另一方面,张国荣并没有大众想象得那么柔弱。”英达又透露了《霸王别姬》关机宴上的一幕“火爆场”。 

  剧组里给张国荣梳头的是位中国京剧院女演员,在家里时常遭丈夫的“家庭暴力”,他丈夫也是唱京戏的,在剧组帮忙。张国荣平时也没对此说过什么,但在剧组停机那天的关机宴上,大家喝酒喝得正高兴呢,唱京剧的两夫妇过来给大家敬酒,只见多喝了几口的张国荣“啪———”一拍桌子,站起来指着那男的说:“某某,你要是再敢打她,我就叫香港的朋友来‘收拾’你!”场内片刻安静之后,只见那男的结结巴巴说:“兄弟,有话好好说……” 

  “当时的气氛非常尴尬,张国荣的眼神和音量吓倒了在场所有的人,其实那天那唱京剧的男的有好多武生朋友在现场,真要打起来,张国荣肯定吃亏……”但英达强调说,张国荣就是那么男人地站起来,说出了所有人想说的心里话。 

  从此以后,夫妻俩果然再没吵过架。 

组里给张国荣梳头的是位中国京剧院女演员,
那个女演员 是刁丽 曾经有一段视频 是今年4月 她接受访问谈起哥哥 我贴在下面 有心的人可以看看
地址

mms://nv.sina.com.cn/ent/2005/04/01541778.wmv

刁丽——
 我跟他认识,就是因为陈凯歌导演的《霸王别姬》。陈凯歌正在物色京剧的艺术指导。因为霸王别姬是京剧的精品,是以京剧为背景拍成一个电影,有很多舞台上的表演,象霸王别姬、贵妃醉酒。我去的时候,张国荣已经跟别的老师学过一些。我看到他第一面,在一个不大的屋子里面,他已经化了妆,虞姬的扮相,我没有看见他的真面目。我不是追星族,对张国荣的名字不是很了解。张国荣就开始表演,他从虞姬上场开始唱,他有几个动作(不对),终归他没有进行过专业训练,我又是一个爱笑的人,当时我认为我还是应该很正规(严肃),但最后还是有一个动作引得我憋不住笑了,他也笑了,我们俩的手就握到了一起。我对他说:“通过我第一次看您的表演,我认为没问题。”他没有接触过京剧,但具备基本的悟性。我说:“好,从头一场上里,第一个亮相,你都要改,按照我的走。”他说没问题。我们合作的基础就开得很好。
   我和他接触很平等。你是张国荣,我是刁丽。他也是通过看我的白蛇传,说你是白素贞(?我没听清),我也是白素贞。我们两个人起码在艺术角度上有很多共同点。他在艺术表演上所理解的。我也是这么感觉,就是在表演上应该没有戏的感觉,就是在脸上刻意地去说明什么东西,我们本身就是演员,不应该再刻意地去表演。
   有一次我教他霸王别姬,当时他住香格里拉饭店。还有一个给他化妆的叫宋小川。陈凯歌导演说他们有一个记者招待会,要和张国荣去参加。我问要多长时间,他说一个小时肯定会回来。我说,好,我等你一个小时。我性格比较古怪一些,在那个饭店不舒服,宋小川特别高兴。陈凯歌叫我们俩在饭店点点儿吃的,宋晓川点了好多冰激凌。张国荣把他告别演唱会的带子给我看,让我从各方面了解他,就是从那个晚上,我看到他的演唱会,第一次真正知道他是干什么的。后来他们回来晚了,超过一个小时,可能是两个小时。我的棋已经在这了。(刁丽用手比在脖子下面)。他们回来一推门,我就冲陈凯歌大声喊:“陈凯歌….”陈凯歌嗖的一下就跑了。我转头喊:“张国荣…..”张国荣用京剧里许仙的调门“啊-”的叫了一声,还摆了一个受惊吓的姿势。
   张国荣的悟性非常强,对几出戏的理解能力都非常强。而且他很有意思的是,这么高的一个台,他在真的舞台上表演,台戏有观众。他能通的一下,跳上去,他的轻功很好。他是经过形体训练的。如果不经过形体训练,接受京剧是很难很难的,起码他受过舞蹈等训练,再加上影视方面自己的灵性。
   那一段时间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,他很都照顾我,走到哪里都是常回头看看刁丽在哪里,看刁丽有没有跟过来。保龄球是他教我的。保龄球怎么打,走几步推出去,都是他教的。
  排完戏后他把它排戏时的一些衣服、服装派人送给我。他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他。
   张国荣在舞台上的一些表演,都很成功。《牡丹亭》、《霸王别姬》、《贵妃醉酒》表演全部是他自己做的,非常的成功。
   那时候,他偶尔会给我感觉到他有忧郁的东西,但是到底是什么我不太清楚。有一次我们俩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深谈了一次,我们就彼此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我了解他,他也了解我,他一点都不掩饰,对我非常非常的坦白。我想在大陆,他对我应该是最坦白的了。他的一切一切,从他小时候,到他的母亲,到他的父亲,到他自己,他自己的一切一切。
  我们最后在一起,在香格里拉,拍完了戏,在一个大餐桌上吃告别宴。现在我的家庭是一个单身家庭,当时我在没有孩子之前,国荣也比较了解,那天晚上,在那个桌子上,国荣也哭了,哭得很伤心。那天,所有参加拍摄的人全都到了,那时我还没有离婚,国荣对我的前夫说:“好好对刁丽,刁丽是好人,我在听到你对刁丽怎么怎么的,我就怎么怎么的,当时他也是喝了一点酒,当时我觉得……,后来我觉得他很疼我。(热泪盈眶)完全是一种很义气的东西。(扭头擦眼泪)
   后来小川给我打电话,说你知道吗,张国荣跳楼了,我一点没有感觉到震惊,也没有感觉到悲伤,我当时脑子是一片白。好像这个事情没什么,就觉得“噢,是吗,他既然不愿意(活),选择了(死),那就是他的选择,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。他不愿意的事情就让他去吧,也没感觉到不得了,什么遗憾。我就是觉得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应该为人世间展示更多的东西。我现在理解他是,一个人到一定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给与别人什么的时候,就没有意义在活下去了。他对自己的要求太高。对人的爱,对事业的爱,对家庭的爱,对自然的爱,对一切生物的爱,全部的爱,最主要的是给予,不是索取。他是一阵风,从生下来就带有喜剧悲剧色彩,就注定会这样。通过跟他接触,我作为一个京剧演员,在他的艺术生涯里我能为他作出一些事情,而感到庆幸。


众人皆知,在电影《霸王别姬》里,为到达和角色形神统一的境界,张国荣坚持自己完成戏中大段的京剧表演,为此,张国荣拜梅派传人刁丽为师,在拍摄《霸王别姬》的一年半里,张国荣和刁丽成为了亦师亦友的知己。刁丽说:“自己不愿意去回忆一些事情,因为它让人感到凄凉,但并没有特别的难过,因为国荣做了一件自己愿意做的事情。”

  “当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给予这个世界什么了,他就走了。”

  今天(4月1日)下午4点,我们如约来到刁丽的家,这一天灰蒙蒙的天气,暗合了每一个喜爱哥哥的人的心理。刁丽坦然地告诉了我们,一段她和张国荣之间感人至深的戏缘。

  刁丽说,第一次见到张国荣时,他已上了虞姬的妆,第一印象觉得外形条件蛮像。开始他向我展示了此前跟另一个老师学的几个动作,有些别扭,我强忍住笑,可是当他做了另一个动作时,我终于忍不住笑了,他自己也笑了,我们不约而同的把手伸出去,握住了对方的。”然后,我对张国荣说:“必须从头开始,一切按我的路子走。”张国荣爽快地说:“没问题。”这一切给了我们的合作一个良好的开始。

  也许他们都是性格内向的人,他们都追求完美的人,有着相通的艺术观点,对于刁丽教的动作,张国荣领悟得很快。刁丽说:“张国荣极聪明,悟性极高,他的表演很容易就接近京剧的味儿了,甚至连‘卧鱼’这样高难度的动作,都做到了。”

  刁丽眼中的张国荣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极高的人,她说:“国荣的死可能和他对自己的要求有关。他对他所爱的人、所爱的这个世界就是想单纯地给予,想成为对别人有用的人。当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给予这个世界什么了,他就走了。”

  “他对我的前夫说你要对她好”

  刁丽坦言,自己和张国荣之间到了后来已经超越了师生的感情,成为很知心的朋友。刁丽说,能成为亲密的朋友源于一次深谈,那一次,张国荣对刁丽讲起了他的小时候,他的家庭、母亲,和现在的生活,非常坦白,刁丽感到了国荣的内心有些忧郁,而当时刁丽正陷于和前夫之间的感情纠葛,深谈拉近了他们的心。刁丽说:“后来回忆起来,才发觉张国荣很护我,走到哪他都特别看顾我。”

  刁丽很自然地说着和张国荣之间的那些往事,就象张国荣从来没有离开一样。刁丽说,《霸王别姬》剧组吃告别饭那天,张国荣哭了,他不停地对我的前夫说:“你要对刁丽好。”第二天,“张国荣回香港的时候,托人把他在《霸王别姬》里穿过的戏服送给了我。”说到这里,刁丽的眼睛红了。

  “本来要和他一起去放生的黑鱼死了”

  刁丽曾经养了一条黑鱼,养了很久了,后来国荣劝她把鱼放了吧,放了就会走运的。他们本来约好了第二天就去放鱼,可是,当天刁丽把鱼拿到太阳底下,也许是鱼太热了,蹦出来,死了。说到这,刁丽沉默了一会,然后轻描淡写地说:“这是一个留在我心中的遗憾。”

  这么多年以来,刁丽和张国荣一直保持着平淡自然的朋友关系:“张国荣会随我叫我的妈妈‘妈妈’,会在开心或郁闷的时候打电话过来。每一次分别,他都会拍拍我的肩,说,保重啊!” 苏娅/文 华琨/视频

 

张国荣与前女友倪诗蓓

〈原创〉[七律]    丁亥怀张国荣 - 文学天使 - 桃花苑主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